中国经济“印尼化” 企业家移民加美

2010-12-23 中国移民海外
移民海外的中国企业家还面临着另外一个选择——他是否需要成为一个外国人。按照加拿大移民政策,如果五年之内在加拿大住满三年,就可以拿到加拿大护照。当然,这同时也意味着放弃中国国籍。

据了解,大多数移民的企业家,都把妻子和孩子办成外国国籍,而他们自己则保持着中国国籍,只是持有国外的绿卡而已。这和爱国心有关,也与他们在中国面临的现实有关。

美国推行的EB-5类签证主要为吸引各国有钱人入籍,最低投资50万美元(约325万元人民币),即有资格申请美国绿卡。据称,投资移民成功率高的国家分别为加拿大、澳大利亚新加坡,其投资门槛分别为40万加元(约235万元人民币)、80万澳元(约454万元人民币)、150万新元(约962万元人民币)。

加拿大和澳大利亚是华人富豪首选的两大移民目的地,原因是这两个国家的移民政策较为宽松,且当地已经有比较成熟的华人社区,移民后容易融入华人社区的生活。在加拿大,多伦多和魁北克是华人富豪移民的首选地。而在澳大利亚,华人富豪的首选地是悉尼与墨尔本。

一旦放弃中国国籍,企业家每次回国还得到中国大使馆办理签证,在国内的生意也瞬间变成了外商投资,而中国部分行业政策不允许外国人进入。而且,他们不能随便买房、住酒店等等,以前凭借一张身份证就可以解决的很多事情,现在因为其外国人身份,有可能变得更复杂。

在加拿大呆得越久,越不想回国。那里阳光充足,环境可人,和老婆孩子呆在一起仿佛尽享天伦之乐。

可是,这一切并不能长久。企业家们必须回国做生意,然后把赚到的钱拿到海外去消费,毕竟将自己的事业全部搬到国外而移民的老板并不多。所以更多的企业家只能飞行在两国之间,两边各住上十天半月,有时候他们也带上孩子和爱人一起回中国,比如说过春节,但更多的时候还是电话和Email。

企业家们意识到,移民之后的家庭生活和事业开始分裂。他们常常必须在不同国度和不同身份之间不断转换。全家团聚的日子反而减少。

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。但是,这依旧无法停止中国企业家前赴后继的携妻带子奔向海外。

目前,加拿大和澳大利亚是华人富豪首选的两大移民目的地,原因是这两个国家的移民政策较为宽松,且当地已经有比较成熟的华人社区,移民后容易融入华人社区的生活。在加拿大,多伦多和魁北克是华人富豪移民的首选地。而在澳大利亚,华人富豪的首选地是悉尼与墨尔本。

除此之外,新加坡在过去几年也成为中国富豪青睐的理想之地。

香港有评论认为,中国富人移民海外,使国民财富迅速流失,也使精英人才外流,最重要的是国民对政府的信心大打折扣。越来越多的富人移民国外,将使中国变成财富空心化,使改革开放30年的财富积累流失掉。

在当今中国,有移民心结的人并非少数,包括影视明星和公派留学生在内,一旦有机会就很少有人回国。资料表明,自1978年以来,有106万中国学生留学海外,仅27.5万人回国。流出海外的78.5万青年才俊,相当于60所北大所有在校本科生。

此外,近年来“裸官”人数也陡然增加,这些人以种种名目将妻儿和巨额资产迁移出境,自己则留在国内为官,有风吹草动便溜之大吉。据中国商务部一份调查报告显示,仅截至2004年,外逃官员数量已达4000人左右,携走资金约500亿美元。

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钟伟表示,中国大陆的移民热,直接负面冲击,一是资本外流;二是智力外流。但资本和智力外流的冲击仅是表象。移民浪潮本身就是“用脚投票”。长远的恶果,在于中国阶层的分裂,以及中国经济的“印尼化”隐患。

所谓中国阶层的分裂,是指中国“不患寡而患不均”、“王侯将相,宁有种乎”的传统,是对阶层等级秩序的强烈否定,加上对物欲的追求和精神家园的丧失,中国甚至难以孕育出富裕、中产和平民“三明治”式的稳定结构,阶层间的扭曲和仇恨日益强烈。

所谓中国经济的“印尼化”,是指中国企业家的财富在外、企业在内的分离。印尼华人掌握着印尼经济的70%,但是有限的政治地位和排华事件的惨痛记忆,使得印尼富翁选择在印尼设厂赚钱的同时,选择新加坡为国籍和财富存放地。印尼局势好转就返回挣钱,印尼局势恶化就逃离暂避。中国经济若也感染“印尼化”疾患,那就意味着中国富裕群体、技术精英甚至部分官员,给自己保留了寻求安全的选择权。

有评论称,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生前制定政策“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”,然后期望让“先富带后富”。的确,一部分人不负厚望真的先富起来了,但大量先富起来的他们没有实现总设计师“先富带后富”的遗愿,而是扔下穷兄弟不管,撒开脚丫子跑到国外去了。总设计师泉下有知一定会深感不安。

展开更多 50%)
分享

相关阅读

查看更多出国签证

热门问答